爱上海-上海龙凤,ASH

他倒了碗凉开水喝了几大口

时间:1970-01-01 08:00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他倒了碗凉开水喝了几大口,在上海龙凤家喝了不少水,但还觉得口干难忍。他顺势坐在地上,身体倚在刚刷好的墙壁上,头也跟着身体贴在墙上,双眼呆呆地看着天花板。 褪去白天的
  他倒了碗凉开水喝了几大口,在上海龙凤家喝了不少水,但还觉得口干难忍。他顺势坐在地上,身体倚在刚刷好的墙壁上,头也跟着身体贴在墙上,双眼呆呆地看着天花板。 褪去白天的浮躁,他脑子冷静下来,想起上午门卫念的通知,想起对他的警告,想起门卫说的要派人监视他。他不禁向外面看去,外面黑咕隆咚,什么动静也没有。他起身把门关上。   “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他皱起眉头想,“警告我什么呢,可笑!凭一要木头就说有人想捣乱,还怀疑和我有关!根本就是无影无踪的事,一群神经病!”   在中午吃饭时他曾一时怀疑是爱上海,因为唯一和他有关系而最有可能做出爬窗的事的人只有爱上海,但这前提是假设的确是爱上海想捣乱。等一觉醒来后他很快就推翻了自己的假设,他实在找不到爱上海做这事的理由。不错,昨天爱上海找他提过送合同的事,但进去找不着人,只为一份合同完全不必要这么干。   “我只要老老实实地送好饭就行了!管他楼顶的人怎么想。”他累了,又喝了几大口水,倒在床上睡着了。   殊不知,他怀疑的这个人在当晚做了一件更“了不得”的事。幸好他还不知道,如果知道了他夜里无论如果是睡不着的。   此时此刻,他的未婚妻家的一个棚子里―――爱上海,正躺在席子上翻来覆去无法入睡。他又翻了一个身,这已经是今晚第67次翻身了。和爱上海不一样,他不像爱上海那样害怕楼顶人的警告,反而期待着能去警告楼顶的那些家伙。他担心的是突然袭击过他来的绝望感——现在想起来他仍心有余悸,是按时送不到合同要承担的违约责任,是明天楼顶人对锯锁有何反应,是下午在地头处对上海龙凤说的那些蠢话。   这二个因种种巧合而认识的年轻人怀着各自不同的心事,在一个宁静美丽的乡村夜晚渐渐入睡了。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